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武俠] 神風少女逸世行 作者:千影逝 (連載中)

[武俠] 神風少女逸世行 作者:千影逝 (連載中)

正文 第一章 穿越
    早聞杭州風景如畫,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想。涓涓河流縈繞著整個城市,湖水中倒映著玉立的亭子,青山圍繞,西湖的千年傳說給這座城市披上了神奇的外衣,古老優雅的城市在微風的吹拂下散發著其獨特的神秘氣息,引人遐想。



    從小嚮往自然的我現在這個城市中遊玩感覺心情無比舒暢。本人林飄飛,人如其名,我喜歡自由,現在上海一所大學讀書,今年19歲。雖然上海離杭州很近,但是總找不到天時地利人和的最佳條件來杭州,這次暑假我特意沒有回家,而是在我對家人的再三請求加保證的情況下才能來杭州旅遊的。雖然身為女孩,但是我想憑我高超的跆拳道和空手道,應該沒什麼問題,如果遇到打劫的人,吃虧的那個一定不是我。我自信地笑著。



    既然來了,一定不能少了紀念品。我滿懷期待地走進了一家店中。這個店的生意很好,老闆是一個和藹可親的老人。看著琳琅滿目的商品,我猶豫不決。



    在走到店裡面的時候,不知是不是錯覺,我感覺有一陣微弱的藍光,那感覺讓我覺得很親切,但當仔細尋找時卻又找不到了。忽然,我瞥見地上角落裡一個覆滿灰塵的東西,出於好奇心,我走過去撿起來。拂去灰塵後,才發現這是一個精緻的藍水晶手鏈。在拿起這個手鏈後,我便愛不釋手了。



    藍色是我最喜歡的顏色,帶著神秘憂鬱的感覺,猶如多瑙河上悠揚的曲調。我從心底喜歡這條手鏈,便立刻拿到老闆面前付賬。但是老闆很疑惑,說這不是他店裡的東西,不好賣給我。在我軟磨硬泡下,老闆終於答應我買店裡一樣東西後,這條手鏈就送給我。所以我又仔細挑了一把繪著山水的折扇,便離開了店中。



    我坐在回家的火車上,仔細端詳著手鏈。手鏈是由十幾顆很小的藍色水晶組成的,泛著幽藍色的光澤,每一顆水晶上刻著繁複的紋樣,怎麼看也不像是哪國的語言。扇子也不錯,透著古色古香的氣息,拿在手中頗有玉樹臨風,瀟灑倜儻的感覺。



    我正端詳著出神的時候,忽然感覺身子一震,車廂裡一陣騷動,問了旁邊的人才知道,火車不知出了什麼故障而停下,正在檢修。一看窗外,正處在隧道中,外面黑壓壓的一片,什麼也看不見。只聽見雷聲轟頂,在隧道中尤其響亮。我心中很是疑惑,今天天氣好好的,怎麼忽然就電閃雷鳴了呢,看來要下暴風雨了啊,夏天的天氣真是難以預料。



    我心中湧起極度的不安,卻不知道究竟為何。忽然車廂內的燈集體熄滅,所有人都往門口竄,混亂不堪。我則無所謂地坐在座位上,我最不喜歡湊熱鬧了,有什麼好擠的。我微皺了一下眉頭。忽然感覺強大的壓力從上面逼過來,似有重物不停地落在車廂頂上。當一塊很大的岩石穿過車廂頂,落到我面前不遠處的時候,我感到了巨大的恐懼。



    山正在崩塌,落下的石頭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我嚇得渾身無力,癱軟在座位上,列車員正忙著疏散擠在走廊上的人,人們不停地湧出車門。我縮在座位上不敢動,摀住耳朵不去聽那煩人的尖叫聲。山體裂開的聲音響徹天地,整座山頓時土崩瓦解。黑暗鋪天蓋地而來,我認命地閉上了眼睛,終於結束了麼?黑暗吞噬我的時候,手鏈中的藍光大盛……



    “師姐,師姐,快醒醒!”耳邊傳來焦急而緊張的呼喊聲。頭好痛,我死了嗎?但是死了怎麼還會有痛?



    我緩緩睜開眼,視線漸漸清晰,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的清秀面孔出現在眼前。那個男孩見我醒來,臉上的表情轉為驚喜高興,“師姐,你終於醒了。”



    剛剛醒來的我思想還處在混亂中,眼神恍惚地看著周圍的一切。



    好,好一個世外桃源!如畫的風景,清幽的景色。綠草如茵的青山,幽幽的森林,無邊的花海,飛舞的蝴蝶,清澈的河流,新鮮舒暢的空氣。這裡除了我和男孩外,看不到半個人影,真是養生的好地方啊。我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地方,人生能有此一遊,終生無憾也!此刻我正坐在一條小溪邊的花叢中,迷失在了這神奇美好的世界中。



    旁邊的小男孩扯過我的胳膊,疑惑不安地看著我說道,“師姐,你怎麼了?你沒事吧?”這時我才開始認真注意這個男孩。他有著精緻的如天使般純淨無暇的五官,穿著青色的古色古香的衣服,長長的頭髮高高的扎成一束。這打扮……



    忽然我的腦海裡閃過什麼,記憶的潮水瘋狂地湧進我的腦海,我痛苦地閉上眼睛,扶住額頭,一個個片段在我眼前閃過,高大的樓房,飛馳的車輛,熟悉的面孔,火車,隧道,閃電……



    小男孩焦急擔憂的聲音不斷從耳邊傳來,我猛地抬起頭來,我想起來了,我記得自己出了車禍,然後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我轉過頭看向身邊唯一的一個活著的生物,然後又陷入了一頭霧水之中。搞什麼?演武俠啊?他剛剛叫我師姐?開什麼國際玩笑,我哪有那麼幸運有這天使般的師弟。我怎麼會在這裡?我煩惱地抓抓後腦勺,卻怎麼也想不通。這才注意到我身上穿的白色的紗衣,難不成我被突然抓來當群眾演員了?不對啊,我又不是什麼大美女,長相平平,幹嘛選我。我完全被眼前的一切弄蒙了。



    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什麼結果,我只好把目標轉向身邊唯一的一個人。



    小男孩看到我探尋的目光和我略帶奸邪的微笑,吞了吞口水,心慌地說道,“師,師姐?你,你幹嘛,這樣看著小弦?”



    咳咳,鎮定,不能嚇著小孩。看到小孩怕怕的樣子,我露出一個純良無害的笑容問道,“餵,小弟弟,姐姐為什麼在這裡?你們在拍戲嗎?”我剛說完就摀住了自己的嘴巴,這,這不是我的聲音,這麼空靈好聽的聲音,怎麼會變成這樣?



    “師姐,你說什麼啊,師姐一直在這深山和我修行,拍戲是什麼?一種武功嗎?”男孩疑惑地問,眨巴著好看的大眼睛。????我看到一只烏鴉從我頭頂飛過。黑線!無情的箭完全打破了我唯一的幻想,我感覺身體慢慢沉下了無底的深淵。我徹底無語了,無奈地扶住了無力垂下來的額頭,落魄的身影就好比高考落榜那般淒慘。誰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啊?怎麼一點明示暗示也不給我啊,讓我莫名其妙地處在這莫名其妙的地方,還和一個莫名其妙的無知小孩在一起,世界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莫名其妙啊!



    不過幸好我是很冷靜的人,遇到什麼事都會無所謂,既來之則安之,先洗把臉清醒清醒。於是我慢悠悠地站起來,搖搖晃晃地走到溪水邊,把頭湊了過去。



    哇呀!我慘叫一聲,猛地向後坐倒在地上,往後倒爬了幾步,不敢相信地睜大眼睛。先不管那是不是慘叫了,不看還好,一看就讓我原來就受驚不小的心又給驚了一下。我的神啊,你不要嚇我了,我低血糖和高血壓,外加心肌梗塞啊!您老沒必要這麼“關照”我吧。



    我平靜了一下紊亂地呼吸,終於又湊到溪水邊,把頭伸出去,還是這樣,這不是我的幻覺。溪水中的倒影有著清純淡雅的絕美五官,如果用傾國傾城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更重要的是那聖潔靈動的氣質,那純淨潔白的感覺,清麗脫俗,給人如夢似幻的感覺,仿佛不可褻瀆的天女。這真的是我?



    一連竄匪夷所思的事情讓我一時轉不過彎來。我環視了一下周圍,然後又看了看面前的小男孩,手托腮沉思著。看這景色,在現代恐怕是不可能見到的,從男孩口中的師姐,修行,以及服飾來看,這的確是古代。真相只有一個,這是柯南的經典語句。用我偵探般縝密的頭腦,經過冷靜的分析,再加上眼前真實的證據和證人,我得出了一個讓人難以置信又別無選擇的答案。柯南說得好,排除掉所有的不可能,最後剩下的,就算再怎麼難以置信,也一定是真相。由此,我確定肯定以及一定地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的靈魂穿越到古代來了。



    了解到真相的我為自己推敲出的結論而滿意地點點頭,終於不受控制地咧嘴笑了,那笑容讓面前可愛的小男孩毛骨悚然。這正合我意,從小就特喜歡武俠的我,竟然不知不覺穿越到古代了,而且貌似我還是個會武功之人,看來我上輩子一定做了不少好事,看來我剛剛錯怪老天了啊,我在此鄭重地道歉。既然老天爺誠心誠意地把我送過來了,那我就大發慈悲地接受吧,江湖一定很有趣吧,不知道和我在腦海中構造已久的江湖有什麼不同呢。



    我抬頭看向天空,長長地籲了口氣。我抬起手,這才發現仍然帶在我手腕上的手鏈和拿在手上的扇子。這兩個東西怎麼也帶來了?這是我唯一從現代帶來的東西,那麼一定與我的穿越有關吧,得好好收著,說不定有用呢。



    但是一件事讓我鬱悶不已,我一點武功也不會啊,要不要從頭學起啊?什麼時候可以到外面笑傲江湖啊……



    在小男孩的帶領下,我找到了我們的師父。我們住在一個優雅的竹屋內,屋前是一個小小的荷塘,竹屋建在一片竹林中。這麼優雅清淨的環境,果然不愧是世外高人。師父是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人,看來應該是隱退之人,他一定也有難以忘懷的武俠情結吧。



    師父屋內。師父盤腿正坐在床上喝茶,我恭敬地低頭站在他面前幾米遠處。



    “師父?你真的是我的師父?”受不了沉悶的氣氛,雖然心知肚明,但是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



    “徒兒,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蒼老卻親切的聲音淡淡地問道。



    我重重點頭。我只能當是失憶了,總不能說我是未來人吧,就算他老人家身體健朗,但是嚇出心臟病就不好了。不過巧合的是,我在這裡的名字竟然也叫林飄飛,看來真的是上天注定的啊,我回到我的前世了麼?但是我的年齡卻只有十六歲,年輕了幾歲呢,呵呵。



    我忽然想起一個嚴重的問題,立刻小心翼翼地問道,“師父,那我的武功怎麼辦?我一點也不會啊,是不是要從頭開始學啊?”要真是這樣我就放棄了,學武功可不是幾個月就能搞定的事,打基礎恐怕就要一兩年吧,再加上學招數什麼的,我微微估計了一下,少說要個十年吧,非得悶死我不可。



    師父依舊是平靜的神色,果然是看透世間之人啊,得道高人就是冷靜。師父緩緩地說,“這也沒什麼,你本來就擁有深厚的內力,只要稍加指點,學武會很快,一年就可以完全恢復。”



    轟!!!我感覺什麼在腦中爆炸的聲音。一年?!!有沒有搞錯,一年,在你老人家看來是不算什麼啦,但這可是我一年的青春啊,我可不想浪費在習武上。



    就在我深受打擊之時,師父又說道,“徒兒,你三個月後就要出山了,沒有那麼多時間去學。你就稍微學點簡單的招式吧,以後就靠你慢慢體會了。”



    聽到這裡我不由得松了口氣。就只有三個月了,我能學好嗎?雖然在現代會一些拳腳,不知道在這裡管用不管用。不過幸好這個軀體的主人給我留下了深厚的內力,怎麼使用就靠我自己了。



    接下來的三個月時間多半都是在師父的教導下練習的,有時候我還得請教我那個師弟,因為我壓根就看不懂武功祕籍。據師父說,我們兩個都是孤兒,是他隱退前開始收養的。師弟十二歲,名叫楊弦,是個乖巧活潑的孩子。聽說師父以前在江湖上也是非常非常厲害的人物,但是師父始終不告訴我們關於他的事,我們也不好多問。



    這些天來,我學了不少招數,可能是因為武俠片看多了,學武的時候有事沒事就模仿電視裡的招數,所以很多電視裡的招數我都會了,師父對於我自創的招數也還稱讚了一番呢。雖然師父和師弟對我失憶後的性格變得開朗灑脫了一些感到有些疑惑,但是他們也沒在意,覺得這樣的我也好。聽師弟描敘,我以前是個憂鬱文靜的女孩,這和我的性格可是相差甚遠啊,我是那種很閒不住的人,雖然我很喜歡這裡,但是要是讓我待上一輩子我是打死也不幹的。



    三個月的時間很快便到了。雖然我現在學的招數只有以前的一半,但是師父說我有武學奇緣,可以無師自通,所以他也就不擔心我了。據他所說,我現在的武功在江湖上算是很厲害的了,安全問題大可不必擔心。



    我穿著白色的紗衣,看著站在面前的師父和師弟,心情不由得惆悵起來。他們算是我在這裡的唯一親人了,而且對我那麼好,我已經完全把他們看成我的師父和師弟了,這一分別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面。



    告別了師父和師弟,我依依不舍又萬分期待地奔向了遠處重重山峰後面的江湖,會有什麼等著我呢?
謝謝大大

推推推
返回列表